欧盟中国城市发展委员会-首页

中文 EN

大外交丨中国扩大“城市外交”朋友圈,友好省、市已两千多对

2016-11-13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发自重庆

2016-11-13 13:01 来源:澎湃新闻

地理学家、社会理论家大卫•哈维提出的时空压缩理论认为,国家对外交事务的主导权正日益被公众影响,而在这个过程中,城市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正在上升。


2014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全国友协)成立60周年纪念活动上首次使用了“城市外交”一词。


中国首部公共外交蓝皮书发布迄今已一年半有余,蓝皮书中提及的“使国家形象的提升打开了新局面”的城市公共外交动向又如何?
11月10日至11日,以“创新发展•合作共享”为主题的2016年中国国际友好城市大会在重庆召开。会议落幕签署了两份友好城市关系意向书及一份友好城市关系协议书。至此,中国已同世界上134个国家缔结2341对友好省州和友好城市关系。


“少受时局左右”


讲述中美关系的纪录片《善良的天使》收录的这样一组镜头展现了“城市外交”的重要性:1985年,美国艾奥瓦州马斯卡廷市迎来了“不速之客”,他们是由时任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习近平率队的中国考察团,这些年轻人急需向艾奥瓦州的农业生产取经。这次交往正是得益于1983年中国河北省与艾奥瓦州结为友好省州。


接待习近平一行的当地居民埃莉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称,冷战时代尚未结束,“让共产党人走进家门是很容易招致非议的”,不过习近平有礼、友好,他们一家很快就能够和这些中国年轻人轻松、愉快地进行交流。“艾奥瓦式的热情好客赢得了习近平回赠的友谊和温暖”,这次访问的美方组织者萨拉•兰蒂这样说。


27年后,习近平再次造访马斯卡廷市,见到美国老朋友时,习近平感慨道:“我对美国的的第一印象来自你们,对我来说,你们就是美国。”


2015年,已是中国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出访美国的首站就是出席在西雅图举办的中美省州长论坛。习近平在论坛上发表讲话称,“国与国关系归根结底需要人民支持,最终也服务于人民。地方是最贴近老百姓的。地方合作搞得好不好,关系国家层面的合作能否落地生根。”中美省州经济合作也被列入习近平此行中美双方主要共识和成果清单。


也是在2015年,中国31个省区市与美国50个州已建立了43对友好省州和200对友好城市。


10日至11日的友城大会期间,来自56个国家的700余位省市代表、学者相聚于重庆,部分代表就各自地区的发展路径与问题作了介绍。同时举办的还有国际城市创新展,以及在9日进行的首届中拉地区政府合作论坛等活动。


会议最终通过的《重庆倡议》指出,各城市应以积极的姿态和务实的举措,创新友城交往途径、范围和领域,促进友城人才、资本、货物、服务高效流通,推动友城旅游业合作。


西班牙专门对中国政策进行观察的网站近日发文称,在传统和官方的外交形式外,中国所重视的城市外交使双边关系“去政治化”,少受时局左右。借助这种形式,中国能够维护既有的双边关系,即使是在政治关系受损、甚至降至官方交往史最低谷的情况下。


鸠山由纪夫到重庆


这一观察对于眼下面临困境的中日关系同样具有启示。今年9月二十国集团(G20 )杭州峰会召开之际,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曾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问到关于杭州锦带桥和安倍故乡山口县锦带桥的历史渊源,这个问题引起了安倍的兴趣,安倍谈到340多年前,岩国藩主受杭州高僧带去的经书启发,模仿杭州锦带桥的设计在山口县岩国市建桥的历史,并提及“2004年,杭州与岩国市签署了锦带桥友好交流协议书……这说明日中间的草根自古以来就有交流”,安倍进而主动引申到了中日关系上。


早在1973年,中国天津市与日本神户市缔结为友好城市,成为中国与外国缔结友好城市的开端。


在10日进行的友城大会开幕式上,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致辞环节讲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华时对重庆的大轰炸,并对此“郑重表示深深的歉意”。


鸠山由纪夫进一步指出,他向来主张的“友爱精神”与“一带一路”所倡导的“欧亚大陆各国人民相互合作、共同发展成为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契合的。他所提倡的以中日韩三国以及东盟十国为核心的东亚共同体和“一带一路”构想是同心圆,只是前者较之后者更小。而这两个圆都基于“地区主义”,这样的“地区主义”是可以减少由全球主义和民族主义带来的弊端,促进这种“地区主义”不断发展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发展友好城市关系,实施友城之间的合作项目。


“服务于国家利益”


再以近期高层互访频繁的中拉关系为例,截至目前,中国与拉美地区共建立了160多对友好城市(省州)关系。


9日进行的首届中拉地区政府合作论坛上,阿根廷中国民间合作协会秘书长迭戈指出,“比索不可能在中拉间自由流通,但资本可以,今天我们探讨在地区层级怎样增进彼此的了解,就是为了在国际通用的层次上,中拉之间不仅只有对彼此感性的了解。”


悉尼大学研究员达米安•斯普莱(Damien Spry)在澳大利亚解释型新闻网The Conversation上援引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的观点撰文称,来自地方和公众的外交软实力运作尤佳,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外交模式是独立的,它是国家试图获得影响力和实现外交政策目标的一种途径,它服务于国家利益。


本月17日,习近平将访问厄瓜多尔、秘鲁、智利三国,此行也是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主席第三次访问拉美。


2014年习近平出访拉美期间提出“1+3+6”中拉务实合作新框架,2015年初中拉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落地,2015年5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访巴西时提出3×3合作模式,9日首届中拉地区政府合作论坛召开,在关于习近平此次访问拉美的中国外交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外交部副部长王超指出,近年来,中拉关系保持蒸蒸日上的发展态势。这次访问将全面提升双方政治互信和务实合作水平,而且将推动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持续深入发展。


全国友协美大部副主任、中拉友协秘书长吉拥军对澎湃新闻指出,中拉关系目前步入“整体合作新阶段”,在这个大框架下,中拉地方外交有很大合作空间。首届中拉地区政府合作论坛以此为契机推动中拉地方合作交流,是让中拉之间“每个细胞都活跃起来”。


中拉地区政府合作论坛召开之际,厄瓜多尔科尔他市市长库维发言称,希望能与中方合作,引进中方先进的制造业,也把本地区的农副产品出口到中国。


在外交部吹风会上,据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张向晨介绍,作为中国在拉美地区重要投融资对象国、工程承包市场和能源资源合作伙伴,习近平访厄期间,双方就将在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园区建设、金融等方面取得成果。


委内瑞拉正备受经济危机的煎熬,作为与委交往深厚的中国,其投资去向也备受关注。《参考消息》上月援引《金融时报》网站的报道称,中国资金在拉美、非洲和亚洲一些最不稳定的国家承担着巨大风险。中国官员表示,随着一些工程不断出问题,慷慨、非正统的放贷模式——这是中国金融外交的特征——正被全面重估。


在这样的形势下,委内瑞拉苏克雷州首府库马纳市长贝拉斯克斯在此次论坛上还是显示出了寻求地区发展的迫切需求。


贝拉斯克斯指出,鉴于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总统马杜罗在积极推动玻利瓦尔经济议程及其涵盖的15大经济引擎计划,以催生新的经济体,促进农工业产品的进出口,从而摆脱该国对石油经济模式的传统依赖。


回归到库马纳市,贝拉斯克斯表示,“我们有13所大学,年轻的人口结构,还有很好的旅游资源……科研院所、食品加工、生物医药等产业都是中国企业可以耕耘的领域……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个地区打造成连接南方共同市场和加勒比东部地区的枢纽,以此来促进地区融合和可持续发展。友城合作的成功案例,或许就能带来可能的项目启发。”

 
中国外交学院外交系主任熊炜在论坛上指出:在全球治理中,不仅民族国家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在不可阻挡的全球化和城市化趋势下,城市也在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与民族国家相比,城市可以更深入、更具变个性的角色参与其中,而这一现象将在城市化人口迅速增长的亚非拉地区有着更为明显的体现。





欧盟中国城市发展委员会-首页 <link rel='shortcut icon' href="/resources/main/images/favicon.ico" type="image/x-icon" />